乾隆皇帝算命的故事

admin2019-04-12 15:14:16

  • 乾隆算命的故事

这是清朝雍正九年发生的事情:

那时乾隆皇帝还只是个“四阿哥”,一天“四阿哥”奉了旨去探访直隶总督唐执玉的官声。“四阿哥”邀平郡王福彭同行,并带四名侍卫。到了昌平地方,见路边一茶棚,于是下马歇息。正巧茶棚之中,有一算命之人。那人四十左右,是个瞎子。

“四阿哥”靠到近前问道:“先生,我说个日子,能否为我推算?康熙五十年八月十三子时。”

算命的瞎子,一边掐手指,一边说道:“辛卯、丁酉、庚午、丙子。……请问这个八字是男命还是女命?”

“男命如何?女命如何?”“四阿哥”问道。

“女命是个游娼。”算命的瞎子说。

听算命的瞎子脱口而出,“四阿哥”有点不服气。随即问道:“何以见得?”

“子午卯酉谓之四柱桃花;年上地支之卯,见时上地支之子为咸池,煞犯桃花,这叫遍野桃花,绝非良家妇女偶尔红杏出墙者可比。”

“那怎么就是游娼呢?”

“地支中子午卯酉在方位上就是东西南北。八字中五行缺土,插足无根,命中注定要漂泊风尘的。”言之有理!”“四阿哥”点点头,“那么,男命呢?”

“是男命,又要看他的出身,不可一概而论?讲实话,我行道二十余年,第一次遇到这样一个奥妙无穷的八字。”

“足下说这个八字奥妙无穷,倒是请教,假如说,此人是个读书人呢?”“四阿哥”问道。

是个幕友,聪明绝顶,名震四方。可惜好酒爱色,潦倒以终。”算命的瞎子说,“时辰上的子水是伤官,主智慧。年上卯木是财,卯酉对冲,本是劫财;卯上天干之辛,也是劫财,上压旁冲,哪怕有座金山也要饿死。命中注定,无可如何。”如果是个武官呢?”四阿哥又问。

“好!”算命的瞎子脱口喊道,“这就走对路了。秋金生于八月,是阳刃,强极!旺极!庚辛金加丙丁火,好比精金百炼,成了干将莫邪。子水伤官,月上之丁是七杀;好的是一个杀,所谓独杀为贵,又好的是有伤官驾杀为用。利器在手,兵权独操;征南讨北,威震八方,一定是青史留名的名将。”“遍野桃花不碍吗?”“四阿哥”又问道。

“碍什么?”算命的瞎子说道,“攻城略地,只要打了胜仗,玉帛美女,任尔取携,武将何在乎交桃花运?而且就因为南征北战,战无不克,才会遍野桃花。”

“四阿哥”也笑了。“这话也对。不过,先生真就看得这么准?”

“是的。”算命的瞎子道,“这个八字的精华所萃是时辰,那个子不但是主智慧,敌杀生财,而且成了四位纯全之格,不管做什么都是第一流的。倘是游娼也一定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尤物。”

“高明之至!”“四阿哥”很是佩服,想了下又问:“照先生所说,兵权独操,威震八方,会不会功高震主呢?”

“这也说不定。要细推八字的大运流年,才能见分晓。”

好一会儿,“四阿哥”方又开口问道:“先生,你我姑妄言之,姑妄听之,只当听评话。这个八字如果生在王侯家呢?”算命的瞎子先不做声,好久问道:“客官真的姑妄听之?”

这时,听得入了神的平郡王福彭插言道:“谁会拿戏言当真。我们如果把戏言到处乱说,那不是自讨苦吃?”

“这个八字如果生在王侯家,是当皇帝的命。”算命的瞎子,低低的声音道。

“先生从哪里看出来的?”“四阿哥”又问道。

“天命所归,不可以常例来论。帝王之命,第一看本身强弱。扶月之金,当权得令,外阴内阳,坚刚之性,独异于众,万物遇之,无不摧毁,此为秋金之体性。”

“照先生所说,不就成了个暴君了吗?”

“不然,这是论其本质,是八字中庚与酉两字体现出来的。是明君还是暴君,还要看另外六个字。”于是,算命的瞎子,摇头晃脑的吟道,“火来煅炼,遂成钟鼎之才,土多培养,反惹顽浊之气;见水则精神越秀;逢木则琢削施威。金助愈刚,过刚则折;气重愈旺,旺极则摧。强金得水,方挫其锋;气旺得泄,金清水秀。这个子时,真是难逢的好时辰。”接下来,算命的瞎子又讲了:八字中三金、三火、一水、一木、譬如煅冶,金属要多,火要旺,水不必多但要寒。子水之性阴寒,得此淬沥,方成利器。

“亥不也是水吗?如果早一个时辰生,是不是差不多呢?”“四阿哥”问道。

“差得远了。”算命的瞎子答道,“第一,不能成子午卯酉四方拱夹之局;第二,如果是亥时,就是丁亥,丁火其形一盏灯,难言煅炼。”

“那么,这四方夹拱在这八字上也有说法吗?”

“怎么没有?坎离震兑,贯乎八方,金瓯无缺,声威远播之象。”

“可是没有疆土。五行缺土,总不算完全吧?”

“好就好在缺土。刚才不是说过土多培养,反惹顽浊之气吗?至于说到疆土,既然贯乎八方,当然土在其中,怎么说没有?”

“先生真是高明之至,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四阿哥”说完,掏出一把碎银子,拉过算命瞎子的手,把碎银子塞在他的手掌里。“区区微意,不足言谢,有机会再请教。”

我就发觉命理传到我们这代似乎非常大不如前了,当今的命理大师们您说句老实话,如果当日是您接待的这位“四阿哥”,以你目前的造诣,是否有当日盲师那般的见识?

前日阅《红楼梦》中元妃命造,也是心下咂然,当日曹氏雪芹老师所造之八字亦中规中矩,曹氏仅是写书人,绝非卖卜于市者,命理素养也是不得了,可见清一代的命学是多么神奇,几百年来我们究竟丢失了什么?

扯开去了很多,不管是近人编造还是确有高人如此断命,我们仔细看下,不难发现这些精妙的言论,绝非身弱身强可操作的,惊叹之余只能说今不如昔,我们所看到的大量的教科书级的命理书籍却大多是让我们从身弱身强的角度去论命的,有人怀疑了所以出现了盲师所传的“盲派”,有人怀疑了所以出现了宗《神峰通考》的格局派,还有更多的我也述之不尽,很多时候我总是觉得自己的悟性太差,无法领悟老师们的所感所悟,因为拿起他们的东西来让我自己面对一个八字操作起来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叫“临命而叹”,所以只能说自己笨。

乾隆皇帝算命的故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