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admin2019-02-12 17:02:23

宝玺做为天子权力的象征,历来受到研究者的重视。在越南自主时代诸朝中,都对中国文物制度进行了借鉴和仿效,至阮朝时期,随着明命帝的系统改革,越南高层国家权力构造中的本土底色逐渐淡化,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全盘和深入的中国式制度。而宝玺制度的流变亦是其中的重要部分。本文由邓诚撰写,配有精美插图,读者可藉以一窥越南古代尤其是阮朝的宝玺面目。

阮朝是越南封建时代的由盛转衰的重要时期,各种制度都很完备,代表阮朝国家权力的官方宝玺制度,在历朝历代中是最完备与重要的。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越南历代宝玺

印信在周朝就开始使用,印与玺混称。古代天子、诸侯以玉圭、璧为信符。秦始皇开始制定规章规定皇帝、皇后之印称为玺,其他人员只能称印,自此玺成为帝王专用。汉·蔡邕《独断》就有这样的记载:“天子玺以玉螭虎纽。古者尊卑共之…… 秦以来,天子独以印称玺,又独以玉,群臣莫敢用也。”唐武则天时改玺为宝,有《诗经》“锡尔介圭,以做尔宝”之意,后玺、宝之称并用。

越南宝玺制度传承中,宝玺制作上均模仿同年代的中国王朝。按越南史观,越南第一个帝王是赵朝(南越)赵武帝,其后越南历代皇帝也是循其“对北称王”对内“帝制自若”,所有典章制度均按帝制规格。在宝玺制度是亦是如此,南越国宝玺制度沿袭秦制,秦制是天子六玺为“皇帝之玺”、“皇帝行玺”、“皇帝信玺”、“天子之玺”、“天子行玺”、“天子信玺”。从广州南越文帝墓出土来看南越帝王至少有六玺,现今可见的惟有“文帝行玺”和“帝印”。进入自主时期之后,越南历朝均借鉴北朝(中国王朝)宝玺制度制作宝玺,如李陈仿宋制、黎朝仿明制如“敕命之宝”等。借鉴之外亦有自创,如后黎作“封疆万古”、西山朝作“秈柔之宝”。至阮朝时宝玺制度完备,规定帝、后、太子称宝为金质,俗称金宝,另有皇帝专用以玉质为主的玺俗称玉玺。其他皇家眷属及朝廷百官之印信仍称为印,形制皆有严格规定。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南越国“文帝行玺”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后黎朝“敕命之宝”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西山朝“秈柔之宝”

阮朝皇帝宝玺

阮主时代自铸宝印

玺是皇帝权力的象征,是天子的形象,代表君权神授。阮朝历代皇帝非常重视宝玺的制作及使用。阮朝的宝玺制度可追溯至广南阮主(1600-1777)时期,当时历代阮主虽尊黎朝正朔行黎朝皇帝年号,但自号国王(国主)自铸宝印。历代阮主铸有“大越国阮主永镇之宝”、“大越国王之印”、“国王之印”、“国主御笔之宝”、“取信天下文武权行”等宝印。其中以“大越国阮主永镇之宝”为传国之宝,《大南实录前篇》记载此宝铸于黎朝永盛五年(1709),高二寸底方三寸二分,金重四十七两。这些阮主宝玺在阮朝建立时因战乱等原因,只保存下“大越国阮主永镇之宝”、“取信天下文武权行”两金宝作为阮朝的传国宝,此后历位阮朝皇帝登基,均会请出“大越国阮主永镇之宝”以示帝统。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大越国阮主永镇之宝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阮主“取信天下文武权行”宝印,铸于永盛五年(1703),钤用于征伐文告。

阮朝建立后完善宝玺

阮朝建立后,嘉明绍三代依明制逐步完善宝玺制度,以金质为金宝,以玉质为玉玺。嘉明绍三代铸造的金宝:嘉隆年间铸“制诰之宝”、“国家信宝”、“命德之宝”、“封赠之宝”、“敕正万民之宝”、“讨罪安民之宝”、“治历明时之宝”、“御前之宝”(《大南实录·第一纪》载)。其后明命帝、绍治帝完善宝玺制度,于明命年制“皇帝之宝”、“皇帝尊亲之宝”、“敕命之宝”、“钦文之玺”、“叡武之玺“《大南实录·第二纪》载)。绍治年制“大南协纪历之宝”(《大南实录·第三纪》载)。

明命、绍治两帝镌刻的玉玺:明命帝制“皇帝之玺”、“大南天子之玺”、“行在之玺”(《大南实录·第二纪》载),绍兴帝制“大南受天永命传国玺”、“大南皇帝之玺”、“宸翰之玺”(《大南实录·第三纪》载)。

阮朝严格宝玺制度,对于皇帝玺宝用途皆有规定: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制诰之宝:嘉隆朝制。金质蹲龙纽,此宝作“以谕臣僚”之用,为皇帝授五品以上官员诰命之时使用。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国家信宝:嘉隆元年(1802)制,金质蹲龙纽,此宝“征发士伍,宣诏将帅”钤此宝。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命德之宝 :嘉隆朝制,此宝用于奖励有功之人,以及给大臣加官晋爵。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封赠之宝:嘉隆元年铸造的宝玺,宝为银质蹲龙钮,此宝用于敕封之用,后明命帝铸敕命之宝,此宝渐不用。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敕正万民之宝:嘉隆朝铸,龙纽。此宝用于“以诰四方″,皇帝向全国百姓发出文告,即钤此宝。

讨罪安民之宝,嘉隆朝制,龙纽,此宝作“以张戎伐”之用。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御前之宝:金质蹲龙钮。宝以进御座,朱批钤此宝。

治历明时之宝:蹲龙纽,此宝用于颁布历法,以明正朔。后制大南协纪历之宝,此宝渐不用。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皇帝之宝:龙钮,铸于明命八年,用于“训谕中外诸大吏,颁赐外国敕书”时钤此宝。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敕命之宝:明命八年铸,金重170两。制度规定其"以钤诰敕″,皇帝发给五品以下官员之敕命时钤此宝。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皇帝尊亲之宝:铸明命八年,蹲龙纽。用于“以答赐宗人”时钤此宝。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钦文之玺,玺为金质,明命八年铸。乃是“以重文教”之用,科举考试以及文化教育之诏书用此玺印。

睿武之玺,玺为金质,明命八年铸。乃是“以重武德”之用,武举诏书用此玺印。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大南协纪历之宝:蹲龙纽,此宝用于颁布《大南协纪历》,以明正朔。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皇帝之玺:明命十七年镌刻,玉质螭虎纽,用于“改元赐赦覃恩”。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大南天子之玺:明命帝于明命十九年定国号为大南,次年制此玺。玉质螭虎纽,为传国之用。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行在之玺:明命十八年镌刻,玉质龙纽。此玉玺主要在皇帝行銮驻跸的所在之时期发公文之时使用。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大南受天永命传国玺:镌刻于绍治七年,玉质龙钮。此玺为大南天子象征,象征君权神受,在每年郊祀之时使用,多陈列于南郊坛。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大南皇帝之玺:绍治四年镌刻,玉质螭虎纽。此玺主要盖于外交文书上。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越南古代皇帝的那些玉玺

宸翰之玺:绍治四年镌刻,玉质螭虎纽。此玺主要为帝王阅读之用。

阮朝皇帝宝玺的意义

从各种用宝的情况可以看出,阮朝皇帝将朝廷大权聚于一身,朝野各种重大事务皆由皇帝亲自管问,这正是阮朝皇帝宝玺数量多的一个重要原因。

从上面可以看出阮朝皇帝宝玺有如下几个特点,一是在用材料上,使用最为珍贵的黄金、玉石,以黄金为多;二是字体全用标准的小篆,以示正统;三是皆用阳文形式铸刻;四是宝玺的章法比较灵动,边框非常细微,从而使玺文更加突出。以上宝玺,是阮朝皇帝世传之宝,即其产生后,子孙皇帝皆可使用,是阮朝皇帝主宰朝廷执掌江山社稷权力的象征。

除此之外,阮朝皇帝还有其他一些宝玺,如“文理密察”、“明命宸翰”、"体天行健"、“嗣德御览之宝”、“欢乐奉五大同堂一統紹治之寶”、“万寿无疆”、“嗣德宸翰”、“心正筆正”、“賢於心好”、“文行化成”、“朝廷立信”、“启定宸翰”、“启定皇帝之玺”。这些宝玺有时只代表皇帝本人,有时也起着代表朝廷的作用,从这些皇帝私用宝玺的文词内容,可以看出不同宝玺所用场合不同。

了解更多越南历史请关注weixin:越南历史研究

最新文章